宋朝最浪子他的脏话太经典了古今中外都在学

东南三吴重镇钱塘,自古繁华。 熏柳画桥,风帘翠帘,有数十万户。 云树环绕堤沙,怒涛翻滚霜雪,苍穹无际。 珍珠上市,户户满罗绮,竞相奢华。

湖中青嘉叠翠,秋桂三株,荷花十里。 羌笛清空,西瓜歌满夜,老莲宝宝嬉戏钓鱼。 千骑高牙,醉骑,听笛鼓,吟诵赏烟霞。 以后有好风景,回风池去夸奖。

——刘勇《望潮·东南阵》

我曾无数次想象过宋代诗人刘墉的模样,却没想到会如此惊艳,如此宿命。

这幅《看海潮》一般认为是刘墉20岁时的作品。 一位首次登上历史舞台的年轻人,以叙事性、自然的笔触,为11世纪宋代城市的繁华日常生活留下了印象派的经典描写。

在随后的半个世纪里,这位才华横溢的抒情诗人漂泊多地,处境艰难。 凭借他的个人悲剧,他成为11世纪最伟大的歌手。 虽然那个时代的人们重点给他贴上标签,认为他只是一个轻蔑、下流、粗俗的妓院诗人,但这只是对他的刻板偏见——事实上,他的1/4的作品都在最显着的地方出现。那个时代充满活力的都市生活,他是北宋盛世的忠实记录者。

人们也习惯认为这位“有才无本”的浪子诗人是局外人,是社会秩序的破坏者,却没想到,一生未能与自己才华相见的刘墉却试图接近权威,赢得官员和士大夫的青睐。 接受,即使这些努力以悲剧告终。 但至少可以说明,他不是自愿抛弃主流社会,而是被主流社会抛弃和伤害的。

《望海潮》诞生的背后,是千野的一个过程。 当时,20岁的刘墉正从家乡福建崇安前往帝都开封赶考。 途经杭州,拜谒浙江两省转运使孙和,即食邑的前身。

刘墉虽然只写了杭州这座城市的繁华,而受礼者孙和,尽管拥有丰富的财富,却始终不忘山林读书人的本质。 捐献者的影响力和他想在科举中有所收获的意图还是很明显的。

是的,刘墉这个才华横溢的诗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普通人,遵循着社会的潜规则,渴望世俗的名声。 然而,他的世俗和卑微最终并没有帮助他得到认可和接受。 而且,他一生,直到晚年,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不断拜访观众,向有权势的人提交作品,希望得到推荐。 想想看,这是多么悲伤和痛苦的生活。 这样的刘墉确实是最悲惨的,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

唯一幸运的是,人类世界只是一个庇护所。 在他因贫穷、疾病和年老而去世后,他的作品获得了永生,至今仍被视为经典。

北宋成语_宋朝成语典故_宋朝成语/

▲影视剧中刘庸的形象

刘墉没有正式的传记。 没有理由,但也不难想象其中的原因——肯定是宋元时期的人修改了历史,而他不屑于为他写传记。

于是,历史上无传记的刘墉就创造了一个历史记录:他可能是历史上最著名的正史无传人。 他的名气,不仅在他死后,而且在他生前,也是相当大的。

宋代有很多野史、笔记,都记载了刘墉的轶事。 虽然这些记载真真假假,但正是这些记载,以及刘墉本人的著作,构成了后人了解这位名人的入口。

这么说吧,刘墉堪称宋代第一代流行天王。

进入开封后,他在参加科举考试之前,凭借自己的音乐才华和文学才华,成为汴京流行文化界的佼佼者。 那时,“教坊乐人,年年有新曲,必求永辞,始行于世”。 音乐家创作新歌必须请刘庸填词,否则这首歌肯定不会流行。

另据史料记载,“妓女爱称谓,能移宫改羽,一旦刻上,价格高出十倍,妓女大多给她们黄金等材料”。 也就是说,刘庸靠写词获得了不错的收入,因为帝都的青楼姑娘都知道刘庸很有名,所以如果让他给自己填个歌词,或者在歌词中暴露自己他分分钟就能把野鸡变成凤凰。

刘墉的诗通俗易懂、清雅脱俗,深受人们的喜爱。 当时有句俗话:“有口井饮者,皆能唱柳辞”。

相传,邢州(今河北邢台)开元寺有一位酗酒的和尚。 每次喝醉的时候他都会唱刘庸的歌词。 凡醒来,柳岸边见晓风残月。”

明代冯梦龙说,宋代有谣言:“不欲穿帛,欲从刘七歌;吾欲知刘七冕”。 虽然是小说家的话,但和刘永胜之前的人气大体一致。

有趣的是,刘墉的歌词不仅在民间广泛流传,还在宫廷宴会上传唱。 北宋陈师道记载:“刘三变游东京南北巷,建新乐府。其檫随俗,世人吟之,遂传于禁。”仁宗很会作词,每逢宴会,他都会让侍从们一遍又一遍地唱。”

“一曲又一曲”就是启动循环播放模式,可见宋仁宗对刘墉歌词的真爱。

然而,对于这样一个生活在自己统治下的“人民艺术家”,宋仁宗作为粉丝,不但没有打开特别照顾的通道,反而成为了他事业上的拦路虎。

呵呵?

宋朝成语典故_北宋成语_宋朝成语/

▲宋仁宗剧照

说起来,刘墉的仕途悲剧是从宋仁宗的父亲宋真宗执政时开始的。

刘墉的寿命比我们想象的要长。 大概生于永熙元年(984年),卒于皇佑五年(1053年)。 他经历了宋太宗、宋真宗、宋仁宗三个朝代。

他一生参加科举四、五次,直到50岁时才中奖。

宋真宗时期是刘墉的青年时期,也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但他基本上把时间浪费在考场上,把钱浪费在烟柳巷里。 两者对他形成了恶性循环——妓院写作让他名声大噪,但也成为他进入仕途的障碍; 而科举生涯的失败又让他更加放纵。 流乡,青楼内。

大概是他连续科举落榜后,写了一首诗来表达自己不被政府承认的无奈:

上了黄金榜。 偶尔会失去龙头。 如何祭奠暂时留在明朝的贤士? 如果尝试失败,情况就会很容易,斗争也不会很疯狂。 为什么要讨论得与失? 一个有才华的诗人,自然是一个白衣绅士。

巷子里烟花缭绕,如画的屏障依约而行。 幸运的是,我找到了合适的人。 依偎在红绿之中,你的桃花运将在你的人生中一帆风顺。 青春也是一样。 我忍住虚名,喝了酒,低声唱歌。

——刘勇《鹤飞天·上金榜》

此阙诗由八篇孤独、两篇傲慢组成。 由于无法得到官方承认,刘永才无奈宣称自己是“白首相”。 他不得不忍受放弃名利,倚着红绿树,轻声歌唱。 这分明是一个穷途末路之人的悲歌。 诗人还表示,到烟花巷去寻找自己所爱的人,其实是一种无法偿还的政治理想的自我麻痹。

然而消息传开后,高层的翻译读起来却充满了傲慢。

在随后的科举旅途中,刘墉通过了考试,但皇帝(有说是宋真宗,有说是宋仁宗)故意去掉了他的名字,并说这不是“名不副实”的人,改变一下”喝一杯酒“低声细语”的刘三变了吗? 咱们小声唱吧,何必出名呢?

没想到刘墉就这样被皇帝“照顾”了,他以后的路只会越来越窄。 唯一的原因是我的话太受欢迎了,每一句话都会传到最高层的耳朵里。

有史料记载,当时有人向皇帝推荐刘墉。 皇帝问:“刘三不会作词,怎能改变呢?” 推荐人回答:“是的。” 皇帝说:“你写词吧!”

刘墉“没有得偿所愿,每天带着儿子在青楼酒楼里闲逛,没有预约复试”,半开玩笑地称自己为“按令填词的刘三鞭”。 ”。

在皇帝眼里,柳永的歌词确实听起来好听,但仅限于私人娱乐场合。 在国家治理层面,人们不容怀疑帝国最高层对这些淫秽歌词和歌曲的欣赏。 否则,就会导致道德和人心的堕落。 而且,这位举国皆知的“淫词”作者,也不能被录用为官。 只能请他写歌词,这样国家的道德体系才不会乱了。

宋真宗曾下诏曰:“读非圣书,言轻薄者,严惩不已。” 对于那些超越儒家经典而写作轻浮的人,必须严肃处理。 这是因为朝廷要振兴儒道,净化文化环境。 刘墉如果是官场人士,一定要被树立为反面典型,受到攻击。

宋仁宗在位期间,也“讲究雅致,求实,深斥浮夸薄文”。 刘墉的淫歌也被视为大毒草,属于严厉打击的行列。 尽管皇帝本人会以“内部批评”的名义循环播放他的歌曲,但他却急于当众烧毁刘墉的收藏。

北宋成语_宋朝成语典故_宋朝成语/

▲刘勇在开封生活了20年。 图片来源/图片网络

问题是,整个时代写花言巧语的人那么多,为什么第一个被打击的却是刘墉呢?

词的形式是交坊乐师和青楼女子所唱的,从一诞生就带有艳俗俚语的特点。 在苏轼刻意强调词的豪放之前,优美的词几乎一统天下,就连苏轼本人,他的词创作也大多是优美的。 雍容华贵,必然带有或多或少的闺房密语,浮夸轻浮,甚至淫秽低俗的语气。

如果文字有原罪,那也是词的原罪,而不是柳永的原罪。

刘墉的作品集《动作集》中,确实有不少“淫言秽语”。 送礼给妓女、吟诵妓女、嫖娼的说法很多。 甚至还有男女直接性交的文字(当然,相比明清的情色诗,小说的文笔要优雅得多),被李清照批评为“文字落入俗套”。灰尘”。

秀香住在桃花路上。 即使他被视为神,他的天赋也是值得比较的。 细细的波浪勾勒出眼睛,圆润的玉圈摩挲素颈。 爱用歌声作为一场盛宴。 包容天边,乱云凝结成悲伤。 言语如娇嫩的黄莺,每一个声音都可闻。

洞房饮酒,帘后帘静。 抱着香被,高兴的说道。 金炉里麝袅袅青烟,凤帐里烛光摇动红影。 无限疯狂利用酒。 这种欢乐的娱乐活动逐渐进入了繁荣的景象。 我还为邻居的鸡而自责,说秋夜永远不会长。

——刘庸《日日夜夜·秀香家住桃花路》

比如《昼夜乐》就是讲著名妓女秀香的。 第一部电影描述了她的外表和声音。 措辞已经相当色情了,但第二部电影更离谱。 它直接描绘了男女性交的场景。 难怪会受到批评。 向上。

因为这些“淫词”在刘墉的作品集中格外引人注目,尽管他也写过不少经典的旅行词、怀旧词、城市词,但都被忽视了,人们只给他留下了一个标签——浪漫。 浪子诗人。

然而那个时代所有伟大的诗人都是这样写的。 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场景写得更微妙了,这就是所谓的“雅俗之别”。

与刘墉同时代的人,如张宪、晏殊、欧阳修等,都是写情色甚至情色男女抒情诗的“老牌”作家。 比如欧阳秀缺的《忆秦娥》:“十五十六年,脱去衣裳,长眉深蹙,红玉温润,入人怀抱,春天熟了,香叶铺开,帐前烛光明亮,眼睛又长又斜,鬓上的云浸绿了,没看够,已经花完了整个晚上都疼,更累了。” 赤裸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刘墉的话,而比刘墉晚出生半个多世纪的苏轼、秦观等人,仍然写着“在某人身边笑,呼吸甜甜”等美丽词句。 ”和“玉质细腻柔润,乳白如玉”。

但唯有被指污言秽语的刘墉,受到的批评最为猛烈,付出了失败的代价,一生事业艰难。 这显然是极其不公平的。

为什么?

其他人都在写双重人格的歌词,只有刘墉一心一意、毫不掩饰地投入,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职业诗人,这让刘墉更容易成为攻击目标。

宋代士大夫发展了一种文学体裁的等级论,即“以文余作诗,以余作词乐”。 虽然都是创作,但不同流派的创作之间存在道德差异。 文章第一,诗歌第二,歌词和音乐最后。 与刘墉同时代的张宪、晏殊、欧阳修等人,对这一道理的把握非常老练。 他们戴上面具写道文,摘下面具写风流文字,毫不含糊。 但刘庸不明白这一点。 其他人则将这句话视为“剩下的东西”和“最后的技能”。

传统士大夫基于道德优越感,认为庸俗的词曲只能在帝国的统治阶级内部演奏,因为他们读过圣书,有辨别能力和控制能力。 但绝对不能在普通民众中传播,否则会导致社会道德的崩溃。 带着这样的道德优越感和恐惧感,他们私下里固然会唱士大夫阶层的“淫歌”,但他们绝对拒绝公开场合的香风浪漫之声,以维护儒家诗歌的正统地位。

也就是说,士大夫有士大夫的折衷文风,民间也有士大夫的折衷文风。 两者界限分明,被认为是“雅俗之别”。 刘勇必须跨越边境,为堕落的妓女发声。 这是士大夫阶级不认可的民间姿态。

传统的文人官僚对于文化水平的要求非常严格。 你可以说他们傲慢、虚伪,但他们的特点是无法改变的——他们无法容忍一个全心全意代表民间文化的人。

据说,刘墉言语激怒了宋仁宗后,便前去拜见丞相颜述,寻求通融。 颜舒问道:“仙君作曲吗?” 刘墉回答说:“就像相公先生一样,他也作曲。” 颜舒冷冷地说道:“舒虽作曲,却从未说过‘闲时坐针线’。”

刘墉认为,同样作词的颜书先生一定是同情他的。 他哪里知道,在颜书先生的思维中,言语与言语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颜书说,他绝不会在刘墉的笔下写下这样一句话,“针闲,与仪坐”——歌女一边做针线,一边靠着爱人——这样的句子。

颜书写思念,一定是传统的意境,雍容华贵,如“夕阳独倚西楼,远山正对帘钩,人面无处容”。可见,绿波仍向东流。” 刘庸那庸俗日常的场面,让他颇为不屑。 所以很抱歉,虽然我们都是写词的,但是我们绝对不是一个人。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刘墉的诗歌一定更能体现时代风采,因为他的诗歌有生活的气息,有时代的烟火。 然而,颜舒等士大夫的言论几乎看不到任何时代信息,有的只是对传统意境的猜测和复述,并带有高度的个人情感,在唐宋宋代任何时代都适用。元、明、清时期。 也正是因为如此,刘墉的世俗写作击败了当时颜书等人的精英写作,不仅在民间广为传唱,而且还悄然传入宫廷。 当下的现实总是最令人感动的。

刘墉最终被贬为另一本书,正是因为他的诗歌名声大噪,被视为市井艳俗文化的代表人物。

他被视为儒家正统文化的对立面,作为市井艳丽文化的代表,受到正统的鄙视和唾弃,也是顺理成章的。

士大夫阶层中也有真诚的个体,但作为一个控制主流意识形态的群体,他们必然是虚伪的。 因此,他们一方面迷恋甚至模仿刘墉的诗风,但另一方面又要公开拒绝、否定刘墉的诗,拒绝、否定刘墉的人品。

整个宋代,刘墉在所有著名诗人中地位是最低的。

北宋成语_宋朝成语_宋朝成语典故/

▲刘墉诗中体现北宋城市的繁华

然而,任何一个写词的人都不能忽视刘墉的存在。

他的歌词非常经典,以至于当时的士大夫们虽然对他的淫乱、粗俗表示不屑,但在骂他的同时,也暗自学习。

宋人笔记中有记载。 秦观与恩师苏轼久别重逢。 苏轼恭喜秦观,说你现在写词更厉害了。 秦观客客气气的说是恩师错赏了他。 苏轼接着说道:“没想到我们分手之后,你就开始模仿刘庸的歌词了。”

秦观不肯承认,连忙辩解道:“某人虽然无知,但事实并非如此。先生您说的也不过分吧?” 先生,别说空话,坏了我的名声。 苏轼当场举了个例子,问道:“‘销魂此时此刻’,这不是刘词的句法吗?” 秦关羞愧难当。

这个故事内容非常丰富。 当秦观和苏轼对话时,刘庸已经死了三十、四十年了,但他的影响力显然没有改变。 从对话内容来看,被后人称为“诗坛一代”的秦观和“豪放派之父”苏轼,都对刘墉词颇为熟悉。和风格。 他们都对刘永慈不屑一顾,但吊诡的是,尽管他们不愿意承认,但他们却在无形中深受刘永慈的影响,无法抹去。

苏轼嘲笑秦观学习了刘词的句法,而他自己却生活在受刘墉影响的焦虑之中。

在苏轼的一些名词中,不难看到柳永的影子。 比如《江城子·江梦》中的“相识无语,唯有千行泪”,显然是柳永《雨临铃》中“执手看泪目,却哽咽无言”的音译。

至于“赣州八声”的题词,刘墉那种将山水融入人间无常的情感,想必给苏轼写下“感伤风滚千里,潮水无情归”的启发。 ”。 因为苏轼曾盛赞刘墉的《赣州八声》中有“风渐霜,关河荒凉,楼宇犹照”、“不减唐人高”的词句,显然他非常欣赏这句话。

傍晚荒凉,天篷不见踪迹。 我乘星澜绰向东行。 三屋风光,姑苏楼阁,暮色已初淡。 回到故乡,香径消失,只剩下荒山。 繁华之地,不见人影,只能听到麋鹿的叫声。

记得那些日子,我们计划空运决战,土王欲称霸无休止。 山水如画,云浪如波,范蠡船翻。 历历往事,体会旧史,感叹良久,浪漫当日。 夕阳西下,黄昏茫茫草丛,成了永远的悲哀。

——刘勇《双声:黄昏的苍凉》

这是刘墉游苏州时写下的一首怀旧诗。 忧郁凄凉,寓意深刻。 大家一起默读苏轼的《念奴娇·赤壁乡愁》来对比一下。 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刘墉写“哀悼久远,当日风流人”,苏轼写“千古风流人物”;

刘墉写了《思念那些日子》,苏轼写了《思念公瑾的日子》;

刘墉写“山水如画,云烟波涛”,苏轼写“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山水如画”;

面对刘永慈,苏轼的态度很矛盾,他既不屑,又敬佩,想要摆脱它的影响,却又无法阻止。 他曾在给朋友的信中说:“他最近年纪还挺小,虽然没有刘七郎的味道,但还是一家人。” 给苏氏造成了多大的不安。

毫无疑问,刘墉是苏轼成长为大诗人路上必须回望的一座高峰。 这段众所周知的段落也非常说明问题:

东坡在玉堂,有一个赶雪人善歌,因问:我的词比刘词好在哪里? 对话:六郎词,于是十七十八个姑娘,抱着红牙决断,唱《柳外残风晓月》。 学士诗要求关西大汉,手执铁板,唱《大江东去》。 公众为之倾倒。

苏轼当然高兴。 通过写豪放的词,他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摆脱了刘墉的词风,可以在不同的风格上与刘墉形成并行。

同样的长途跋涉也发生在“慢言集大师”周邦彦身上。 周邦彦的慢词享有很高的声誉,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是因为他得到了刘墉的真传,所谓“周词的根源出自刘”。

刘墉是历史上大量创造慢词的第一人。 慢词因其音韵温和、篇幅大,突破了《小令》的限制,从而扩大了词的内容。 经过刘庸的手,文字的形态就完整了。 刘墉之后,慢词成为宋词界的主流。 周邦彦是在刘墉的大胆创新和文学风采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

北宋中后期,苏轼、周邦彦各开词派,但追根溯源,均与刘墉词有区别。 可以说,没有刘墉,就没有苏轼,就没有周邦彦。 刘墉为宋诗发展成为与唐诗相媲美的文学高峰做出了巨大贡献。

用现代文学史家郑振铎的话说,柳永的影响笼罩了整个北宋词坛。

北宋成语_宋朝成语典故_宋朝成语/

▲刘墉影响了整个北宋诗坛

宋词界如此重要的一代大师,是体制的弃儿。 这个转折发生在刘勇身上,这是一个活生生的悲剧。

你可以说他是隐世修士,但问题是他自己并不想当修士度过一生。

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是词界的流浪汉时,只有他坚信自己要做一个温文尔雅的儒生,一生希望并努力成为一个济世的士大夫。

40岁时,他在科举考试屡次失利后,无奈离开开封,告别心爱的爱人(疑似歌女),南下谋生,写下了最著名的《玉林钟》。 ” 纳克语:

蝉声瑟瑟,亭中已晚,阵雨初停。 京城帐内无饮酒迹,怀念处是兰花船。 疑惑的看到他们眼中的泪水,连雨宁都哽咽了。 读去,千里烟霞,暮色重天高。

自古多愁善感伤别离,怠慢青丘节更尴尬! 今晚你在哪里醒来? 柳岸边,晓风渐残,月落。 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是好时光,好风景。 纵有万千风情,谁能分清?

——刘勇《雨霖铃·蝉哀》

内心隐藏的功名之念,时刻威胁着刘庸的感情。 由于他沉迷于科举功名,他大半生都在开封、江南、关中流浪、游历、服役……不断顶礼膜拜,献上溢美之词,希望得到推荐。

终于,在他50岁的时候,命运稍微眷顾了他一点。 他通过了进士考试。

当时的人们记载,他改名后被录取。 由于“刘三变”与“律词艳歌”形成对应关系,长期被列入黑名单,他改名为“刘庸”。

但即便考上了进士,年过半百的刘墉也没有迎来命运的改变。 余生长期为小官,四处漂泊,历任睦州推官、定海晓风盐田盐监、泗州判官。 他勤政爱民,在政治上有良好的声誉,但他很难升迁。 最终担任太常博士、屯田员外郎等俸禄官员,权利小,职位低,始终没有进入上流士大夫的文化圈。

据考证,直到65岁,权力不大、地位卑微的刘墉仍在各地巡视,希望得到朝廷的重用。 However, his genius failed to bring any miracles again. Although he tried his best to sing praises, most of the works he contributed were like mud cows falling into the sea, leaving only sighs.

Liu Yong’s disliked life reminds me of contemporary Wang Xiaobo. During his lifetime, Wang Xiaobo cooperated with the publishing house in large-scale deletion of manuscripts and vulgar book titles in order to get recognition for the publication of his works, but none of them helped. It was like Liu Yong’s busy life trip. When he was depressed, Wang Xiaobo also got a large truck driver’s license, and he did it if he couldn’t do it, just like Liu Yong once lingered in the market circle in pain and helplessness.

A real person, wandering outside the mainstream, lonely and lonely, his heart is always painful. Although people will beautify their loneliness afterwards, they still cannot be avoided. They are people who have experienced pain, and no one is more detached than the other.

宋朝成语_北宋成语_宋朝成语典故/

▲Every era has a lonely genius

The last tragic legend about Liu Yong originated from his death.

It is said that when he died he was impoverished and was buried with money from singing girls. In the funeral procession, the singing girls were all dressed in plain clothes, their sleeves were wet with tears, and their cries were loud. Their tears are soaked with sincere sorrow – there has never been a singer of an era who can speak for the bottom women like this; and there has never been an old man’s departure that can make the city’s singing girls so sad. This is reciprocity and what Liu Yong deserves.

Of course, the funeral scene is not necessarily true. What is certain is that Liu Yong, who lived to be 70 years old, must have truly felt before his death that the sincere feelings do not lie between scholars and bureaucrats, but between the lowest level of ordinary people (for example, he and Geisha). Among the humiliated and damaged people, he felt that he had lived a meaningful life.

Sprinkle the river and the sky with the rain in the evening, and wash away the autumn. 风渐冷霜,关河冷清,残光照在楼上。 这里的红绿已经褪去,这里的美丽也不再了。 Only the water of the Yangtze River flows eastward without a word.

我不忍心登高望远,望着远方的家乡。 我不忍心去想。 叹息岁月痕迹,为何留下那么多苦难? Thinking of a beautiful woman, looking forward to the makeup building, making a few mistakes, the sky will return to the boat. Fighting to know me, leaning against the railing, I am worrying!

——Liu Yong’s “Eight Sounds of Ganzhou · Sprinkling the River and Sky in the Dusk Rain”

Life is miserable, but please believe that time has its own judgment!

I would like to use this article to commemorate the recorder of the prosperity of history and the bearer of the tragedy of the times-Liu Yong, a genius poet who has lived in words for a thousand years!

完整的文字。 Thanks for reading, if you like it, remember to click on it to show your encouragement~

参考:

[Song] Liu Yong: “Motion Collection Collation Notes” (Updated Edition), Xue Ruisheng Collation Notes, Zhonghua Book Company, 2012

Xue Ruisheng: “Farewell to Liu Yong”, Sanqin Publishing House, 2008

Ye Jiaying: “The Dissertation of Famous Ci Poems of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Hebei Education Publishing House, 1997

Chen Yuefen: “The Spread and Reception of Liu Yong’s Poetry in the Northern Song Dynasty”, “Jinan Journal”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 Edition), Issue 3, 2006

Guo Changbao: “Liu Yong’s Cultural Role and Survival Tragedy”, “Oriental Essays”, Issue 3, 1998

Chen Yanni: “Impressionism” in Chinese Urban Writing in the 11th Century: Liu Yong’s Urban Ci and Urban Spirit”, “Journal of Central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Issue 1, 2019

宋朝成语典故_宋朝成语_北宋成语/

宋朝成语_宋朝成语典故_北宋成语/

宋朝成语典故_宋朝成语_北宋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