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晚年仍欲北伐遂以五经作成千古名诗成为辛氏词的最后之作

南宋开熙元年(公元1205年),66岁的辛弃疾听说南宋朝廷有意北伐。 他在满心欢喜的同时,也对北伐深感忧虑,于是写下了《永远》诗一首。 玉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刘备写的诗古诗_刘备古诗大全_刘备写的诗/

岳飞的后人岳恪看到辛弃疾写的这首诗后,对辛弃疾说:“感觉要做的事情很多。” 这意味着我认为你在这首诗中确实使用了太多的典故。

辛弃疾漫不经心地回答岳柯:“我丈夫其实有点固执。” 从此,辛弃疾的经典之作《永余乐·京口北固亭怀旧》不仅给他带来了无尽的荣誉,也给他带来了无尽的荣耀。 引来了“有用典故”的指责。

为此,辛弃疾花了数十天的时间反复修改这首诗,但直到最后,他仍然保留了诗中五个以上的典故。 难道这是因为辛弃疾性格非常“固执”,不听晚辈的劝告?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 我想辛弃疾之所以要保留这些典故,不仅是出于中国诗歌隐含的审美需要,也是因为辛弃疾在这首诗中提到了一些当时比较敏感的政治观点。

曾经看到有人争论一件事,那就是辛弃疾对开西北伐和韩玉胄的态度。 其实,只要你听懂了这首《永裕乐·京口北古亭乡愁》,你就不会再有这样的疑虑了。

刘备古诗大全_刘备写的诗古诗_刘备写的诗/

因为辛弃疾一直是非常支持北伐的。 但这种支持并不是那种无头支持。 因为辛弃疾认为北伐是一件大事,必须提前做好准备,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永余乐·京口北固亭怀旧》典故探析

“《永余乐·京口北古亭古亭怀古》”

古往今来,没有哪个英雄能够找到孙仲谋。 舞亭歌台上,总是被风雨吹散。 夕阳下的草木,普通的小巷,曾经是人类奴隶居住的地方。 想当年,当我们身强力壮的时候,我们可以如猛虎吞万里。

元甲急忙将狼封于徐,赢了急忙北上。 四十三年过去了,我还记得扬州路的烽火。 但回头一看,佛李殿下,却有一座神圣的乌鸦鼓。 谁能问,廉颇老了,还能谋生吗?

这首歌《永余乐·京口北固亭怀旧》是课本上必背的章节,大家都很熟悉,所以我就不再翻译成白话了。 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通过解释典故,我们也能明白这首诗的大意。

这首诗的上半部分典故了孙权、刘裕两位英雄; 而这首诗的下部则有“元嘉北伐”、“佛力词”、“佛力词”“廉颇已老”三个典故。

刘备古诗大全_刘备写的诗_刘备写的诗古诗/

此外,夏安“元嘉北伐”的典故,实际上还多了一个“封狼居徐”的“典内典”。 因此,有人认为这首诗应有六个典故。

1.诗中的两个典故

诗题中的“京口”是三国时期吴国孙权所建立的重镇。 在《三国演义》中,孙权是作为配角出现的,所以人们往往会认为他比较弱。

但事实上,孙权是一位有前途的年轻皇帝。 曹操曾称赞他说:孙仲谋在诸子之中。 如果他没有大智慧和谋略,又怎么能与曹操、刘备这样的心机政治家抗衡,瓜分天下呢?

《人道基努曾住》中的“基努”是南朝宋武帝刘裕的昵称。 刘玉渠从古汉崛起,以“京口”为根据地统一南方。 他两次率军北伐,收复了黄河以南的大片土地。

孙权和刘裕都与“京口”这个地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辛弃疾在这首诗中引用了他们的典故,实际上是在暗示他中年之前的北伐梦想。

2、下栏三个典故

元嘉北伐典故的主角就是上文提到的南宋武帝刘裕的三子刘义隆。 作为南宋第三位皇帝,刘义隆也想像他的父亲刘裕那样北伐,统一中国。

刘备写的诗_刘备古诗大全_刘备写的诗古诗/

然而刘义隆太急功近利,完全不愿意听取朝廷官员的意见。 结果刘义隆贸然出兵,三次北伐均失败。 第三次北伐发生在元嘉二十九年(公元452年)。

此时,距离公元409年刘裕第一次北伐已经过去了四十三年。 刘义隆原本希望能像霍去病、卫青那样,在狼居胥山上打败匈奴、祭天,建立不朽的功业。

但谁也没料到,刘义隆贸然出兵的结果是,南朝刘宋王朝已是土崩瓦解,他“急忙北望”。 因此,这其中就包括了《封狼巨虚》的“典中典”。

接下来,辛弃疾对这段历史悠然感叹:“四十三年了,还记得扬州路的烽火。” 刘裕父子用了四十三年,北伐却失败了,辛弃疾“南归”同样四十三年,北伐也失败了!

回顾过去,宋金两国曾多次在扬州交战。 因此,“元嘉北伐”典故的存在,就是作者对韩玉胄轻率北伐的担忧的暗示。 为什么要担心? 请观看以下部分。

佛浣熊寺的典故涉及到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瓜布山上一个叫“佛浣熊寺”的地方。 每逢节日,当地农民都会到这里祭拜神佛。

刘备写的诗_刘备古诗大全_刘备写的诗古诗/

然而,寺庙里供奉的根本不是神佛,而是一个南北朝时期的鲜卑人。 此人名叫拓跋焘,是北魏第三任皇帝,“佛历”是他的小号。

对南北朝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应该知道,拓跋焘和后来的金国君主一样,率领大军入侵中原。 也就是说,这个“佛”和当时入侵南宋的金兵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四十三年前,辛弃疾南渡之年,恩人完颜亮也率兵驻扎在挂布山。 然而,中国人却很健忘。 他们根本不记得这件事。 相反,他们将“敌人”误认为是神,并下跪膜拜。

辛弃疾在诗中引用“佛寺”的典故,暗示南宋朝廷已经错过了北伐的最佳时机。 老百姓习惯了安逸的生活,早已失去了斗志,辛弃疾对这次北伐十分担心。

对于北伐,辛弃疾历来主张提前做好充分准备。 而韩宇舟却是乐此不疲,只想借辛弃疾的名声给自己打气。 后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就把辛弃疾一脚踢开了。

更不幸的是,开西北伐失败后,韩周周被杀。 南宋“反战派”大臣立即对那些“战派”展开清算活动。

刘备古诗大全_刘备写的诗古诗_刘备写的诗/

辛弃疾本来参与了开西北伐的相关事宜,因此辛弃疾死后遭到陷害,落得“留下的恩惠全部被夺走”的结局。 南宋即将灭亡时,谥号“忠民”。

“廉颇老了”这个典故大家应该都非常熟悉,因为在基础教育教材中就曾有过介绍。 大意是赵王误信谗言,不肯任用老将廉颇,导致国家灭亡。

辛弃疾在诗中使用这个典故,实际上暗示了南宋皇帝听信了韩周周等人的谗言,最终将他排除在“开西北伐”队伍之外,所以这次北伐注定要失败。

结论

前段时间,我看了吴军老师的写作教程讲义。 他曾在书中提到中西文学的差异。 中国古典文学擅长“减法”,而西方文学擅长“加法”。

中国古人写诗时,就像中国人作画一样,喜欢“留白”。 作者会刻意在作品中留下一些想象的空间,让读者回忆和欣赏。

刘备古诗大全_刘备写的诗_刘备写的诗古诗/

西方的文学作品和他们的绘画一样,更喜欢详细地描绘人体的肌肉、骨骼等细节,让读者不需要额外的想象就能一下子看到一切。

由于审美的需要,中国古典诗歌、文学作品都讲究含蓄、含蓄。 就是通过最少的文字表达,激发读者最丰富、最广泛的联想。

所以,要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运用一些成熟的形象、词汇和典故。 因此,岳恪说辛弃疾“感觉自己有太多事情要做”。 辛弃疾承认这是自己的“问题”,但辛弃疾并不想改变。

至少对于《永余乐·京口北固亭怀旧》这首诗,辛弃疾本人并不想改变。 这既是辛弃疾个人的“文学审美”偏好,也是因为他要表达的内容涉及当时的敏感事件,难以表达清楚。

如果辛弃疾坦白说出来,他可能会被关进监狱,甚至被打死。 因此,委婉地运用典故就成了他写这首诗的最佳也是唯一的选择。

刘备写的诗_刘备古诗大全_刘备写的诗古诗/

后世文人理解了这首诗,并大力弘扬,因此诗中的典故也得到了更为详细的注释。 结果,青年学生得以成功突破“用典”造成的阅读障碍,听懂了辛弃疾的声音。

如今,“喜用典故”已不再是辛弃疾词的一大“硬伤”。 大家在称赞辛弃疾借用历史人物“巧用典故”的同时,也将这首诗流传开来,成为不朽的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