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幻记古人对这个数字情有独钟真是妙极了

原创专栏|《地图奇幻笔记》第四期

特约作家|前卫

数在中间的方位成语_方位成语四个字_方位成语/

从一到九,数字本身就表达了数量和顺序,没有地位的区别。

但古往今来,不同的数字因其不同的含义而具有不同的地位。

“一”和“九”,一个是起始数,一个是最大数。 它们古今意义相同,都受到人们的尊重。

今天人们推崇“八”,因为它与“法”同音。 但只有“四”这个数字在现代人看来似乎与“死”同音,不吉利。

但在古人眼里,却对“四”情有独钟。 尤其是对方位、空间、地理、环境、时间、季节的描述,几乎都可以用“四”来概括或表达。 由此衍生出大量以“四”为空间方位的成语、俗语、诗歌。

以下是一些习语和俗语的例子。

如果描述周围的环境,我们可以称之为“四面楚歌,四面受敌,四通八街,四通八达,四周环绕,房屋四面八方”等等;

如果定义各个地方,可以用“家遍天下,四山五山,八方,走遍天下,处处有险”等;

如果定义整个国家的话,可以概括为“四海汹涌,四海平和,四海平和,德遍四海,四海承风,四海平静”。 ”;

如果说天下在天下,也可以用“五大洲四海,名满天下,九州四海,四海太平,轻被被表四”这句话;

时间季节也可以用“六通四分、五行四柱、四时八节、四时美满、四时如春”来解释;

即便是边境这样的区域空间,也可以具体称为“硝烟四起,荒野丛生,郊区众多”。

中国作为诗歌之国,用“四”来形容空间环境、方位地理的名句数不胜数。

王维的“当轩满酒,四面芙蓉花”指明了地点;

李越的“君王娱乐轻万谋,一曲彩歌引四海之兵”代表了整个国家;

李翘的“圆魂在寒天,谓四海同”,指的是人间;

陆游的“风掠江湖,雨昏村落,四山声震波涛翻滚”,就是包围;

杨万里的“六月西湖风景毕竟不同于四时”,指的是季节时间;

杜牧的“南朝四百八十寺,烟雨多少塔”,泛指很多事物;

赵甫的“家旗万代义,学聚四方人”已被各地所取代;

由此看来,在上面的例子中,用“四”来表达时间、地点、空间、距离、方位,不仅没有违和感,而且感觉非常贴切、精确。

那么,“四”为何成为古人对地理空间的首选呢?

在古人的空间认知中,“四”无处不在。

从方位的本义来看,东、西、北、南是四个方向。

古人从天文学的角度,将天空分为东南、西北、西北四大星区,称为东方苍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四象。

从季节变化来看,春、夏、秋、冬为四个季节。

他们从四面八方呼唤,从四面八方呼唤世界。

从全球的角度来定义,古人认为我国四面环海,所以称中国为“海内”,外国为“海外”,“四海”指的是整个世界。

从祭天地的礼制来看,“天子祭天地、四方、山河、五祭,常年不衰”。 所谓“四方”,是指供奉五官的神明分布在四郊——东有句芒,南有祝融、后土,西有辽首,北有玄冥。 。

由于东南、西北、上、下、左、右构成宇宙,“四”的尊贵性自然受到尊重并延伸到各种重中之重的环境、重要的天文地理空间、国家治理的重大事务、以及不可或缺的重要职位。 ,指导实践,注重学术。

自然,国家的边界​​被称为“四边疆”,少数民族被称为“四夷”,皇帝称“四方”为诸侯,皇帝有“四朝”,天文历法有“四点”。 ”节气,屋里有“四啊”。 房屋有“四角”,宫殿有“四门”,军事编制有“四厢”,古代有“四叔”。 道教视“通、天、地、王”为“四大”,人们崇拜“四”。 技术、建立四教”等等。

由此看来,“四”不仅是一个用来表示空间、地理、季节、时间的词语,而且还是一个极其崇高的数字,可以用来指称和指代中国文化的各个领域。

“四”字很美妙,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