嵌地名成语地名文化的活化石

作者:安志伟(山西省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国家语委汉语词典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习语是人们长期使用的简洁、精辟的刻板短语或短句; 地名是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地名嵌入成语之中,两者紧密相连,成为理解和研究地名文化的独特视角。

地名与成语的融合

地名包括自然地理实体名称、行政区划名称、街巷名称、具有重要地理位置意义的地理实体名称等。在我国浩瀚的习语中,上述各类地名、如江河湖海、诸侯国度,或褒或贬,既庄重又和谐,形成了独特的成语景观。

成语中自然地理实体的名称多为山、河、湖、海的名称。 有些成语概括了自然地理实体的某些状态或特征,形成了成语的字面意思。 例如,《精卫明确》记载了一种奇特的自然现象。 “精卫”是两条河流的名称,一清一浊。 当它们相遇时,清澈和浑浊的两股水流就汇合在一起了。 类似的表述还有“中流”(中流砥柱)、“东海”(吉如东海)、“南山”(南山可移)、“长江”(长江的天堑)等。 有些成语中的自然地理实体是与该成语相关的事件发生的地点,相关的地名作为组成部分进入该成语。 比如《巫山云雨》中的“巫山”就是传说中女神星云下雨的地方,《东山复活》中的“东山”就是东晋名臣谢安受重用的地方。再次,长期隐居。

成语中的行政区划名称,多为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的名称,以及秦统一后各朝代的郡县名称。 成语中诸侯国所代表的地域名称有“朝秦牧楚、楚关秦楼、北苑石楚、楚材金庸、楚魏无头、齐东野语、围魏救赵”等成语中的“秦、楚”。 。 其中有晋、吴、齐、魏、赵等实力较强的诸侯国,也有“忧天,子齐之下”中的“齐齐”等实力较弱的小国。 成语中某个行政区划的名称,如《蓝田胜域、洛阳指归、桂林一指、败麦城、山阴上、暗陈仓、合浦珠寰》中的“蓝田、洛阳、桂林、麦城、山阴、陈仓”,这些地名是特定历史事件发生的地点,是成语形成的关键要素。

此外,还有少数具有重要地理位置意义的交通设施名称也进入了成语。 如《阳关大道》中的“阳关”指的是通往西域的古关,《布谷雷门》中的“雷门”指的是会稽古城门。

词语规律_成语运用规律和方法_规律成语/

市民在河北省邯郸市博物馆参观成语典故文化展。郝群英/光明影业摄

结构和语义尺度

成语中地名作为成语的组成部分,其表达形式与四字成语的要求密切相关,多为一字或二字。

地名专名直接用在成语中,主要有单音节专名和双音节专名两类。 单音节专名如成语《哀礼兵剑》中的“并”(并州,太原古称),《楚才金庸》中的“楚、金”。 二音节专名如《长安道》中的“长安”、《绿林英雄》中的“绿林”、《桂林一志》中的“桂林”、《合浦珍珠归来》中的“合浦”, ETC。

为了组成两个音节,一些单音节专名需要保留通用名,例如“福如东海”中的“海”,“青州订婚”中的“周”,“清河扬州”中的“周”,“山” ”在《庐山镇面》中;有的地名由三音节缩减为两音节。),“昆仑山”在《昆山篇语》中被简单缩写为“昆山”。单独看这些简单的形式,似乎没有什么规律可循。遵循,但目的是相同的,都是为了保持或强化成语的四字特征。

相当多的习语的字面意义和引申意义并不完全相同。 习语的含义是整体的。 许多带有地名的习语源于历史文化事件,并在此基础上延伸创造出新的含义。 例如,“我很高兴,我不想念蜀”,字面意思是“我很高兴,我不想念蜀”,但实际含义是“我很高兴,我想念我的外国”国而忘返”。 “齐人忧天”的字面意思是“齐国人民忧虑天地崩塌”,但实际含义却是“比喻无端无端的忧虑”。

在实际语言使用中,有时会对成语的成分进行修饰,使成语的字面意思更适合当时的情况。 例如,模仿成语“乐不思术”,替换其中的“数”,出现了“乐不思北京、乐不思上海、乐不思进、乐不思路”等多种形式。

文化和历史的描绘

地名中蕴含的习语是地名文化的缩影。 地名承载着特定的文化信息,成语的结构具有刻板化、固化化的特点。 地名一旦进入成语,就不能随意替换或修改。 例如,“东山复出、手笔南山、泰山压倒、巫山云雨”等成语中有“山”,但“东山、南山、泰山、巫山”等地名是不能互换、替代的。 又如《秦经高轩、秦亭哭声、秦三户》中的“秦”和《五牛传月、五下阿门、五世传啸》中的“五”不能用。 替换为另一个地名。

地名之所以进入成语,与地名的特点密切相关。 因为地名不仅仅是简单的地理坐标,还承载着与当地密切相关的历史事件或文化事务。 可以说,地名中蕴含的每一个成语背后,都蕴藏着独特的文化内涵和经典的历史故事。

例如,成语“邯郸学步”也叫“寿陵失步”,来源于《庄子秋水》中的寓言:战国时期,燕国寿陵有一个年轻人。 他听说赵国都城邯郸的人走路都很优雅,于是他经过长途跋涉,学会了在邯郸走路。 “我没有获得国家的力量,我也失去了我的旧习惯,我只是爬回了家。” 于是,李白赋诗云:“寿陵失原步,笑邯郸人”。 战国时期,赵国的都城邯郸是当时的文化中心。 这里是学术发展和思想活跃的地方,也是许多历史事件的发源地。 活跃在此的荀子、公孙龙等一批思想家善于观察、思辨、概括,善于化具体为抽象。 这种学术氛围和人文环境催生了大量的习语,并逐渐养成了提炼最好的词语,凝练成习语的语言习惯。 如今,与邯郸有关的成语有“胡服骑射、还赵玉、发怒、纸上谈兵、遵纪守法、舍本逐末、鹤立鸡群”等1500多条。梦见黄梁”等等。 2005年,邯郸被中国文联、中国民间作家艺术家协会命名为“中国成语典故之都”。

地名的变化反映了历史的发展、朝代的更替和社会的变迁。 例如,“假虞灭虢”出自《左传·僖公二年》,讲述了晋襄公路过虞国,灭掉虢国,进而灭国的故事。于回来的路上。 虞国位于今山西省平陆县,虢国位于今河南省三门峡市一带。 又如,《饮黄龙》中的“黄龙”指的是北宋时金国管辖的黄龙府,也就是现在的吉林省农安县。 这些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地名都是古词,但它们用在成语中,给成语增添了一份古老的雅致,也通过成语传承了地名的历史文化内涵。

地名不仅是地理坐标,更是历史文化的精髓。 地名的规范化和研究需要在不断回顾历史的过程中对地名文化进行深入细致的解读,在浩瀚的历史文化中追寻地名的价值和意义。

《光明日报》(2022年7月24日第0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