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媒体语言中习语的运用可以使表达简洁、意味深长,有利于达到宣传的效果。 各种媒体在使用习语时,解构习语的案例不胜枚举。 这些解构的表达方式确实很容易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随着媒介传播方式的多样化和信息时代的到来,习语的解构逐渐增多,日益成为媒介语言研究的热点。

形式影响意义

媒体语言对习语的解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改变习语的形式。 形式的变化也会影响成语的含义。

从形式上看,媒体语言对习语的解构一般是通过改变习语原有的构成成分,创造出与习语类似的表达方式来实现的。 具体解构方法多种多样。 替换成语原有成分一般是通过用相似的声音或形状替换内容,或者改变成语原有成分的词序,或者根据需要直接换词。 另一种是通过增加新的组件来扩展原有的结构,形成临时的表达方式。 人们在创造类似的成语表达时,一般会结合热点事件、文学艺术作品、影视节目等进行语素的融合,必要时还会引入一些外来词和方言词。 有些类似于习语的表达方式,符合习语的结构规则,随着使用频率的增加和使用范围的扩大而逐渐固定,有的甚至成为新的习语。

从意义上看,习语来源于人们对社会的观察和思考,其语义反映了社会各方面的内容。 解构的习语将形成新的含义。 这些新含义有的来自于旧词的新解释,有的内容是新社会现象的反映。 有些习语被解构后,其语义色彩和适用范围都会发生变化,词性也会得到灵活运用。 许多习语的解构表达含义明确,被人们接受和广泛使用,符合语言发展规律,不违反社会道德规范。 这也是语言和文字生命力的重要体现,语言的生命力因而得到加强。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符合语言发展规律和交际表达需要的意义有时会保留下来,从而固化成新的习语意义,而缺乏活力的部分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失。

从动机的角度解构习语

媒体语言中的习语解构现象层出不穷,运用广泛,在大多数媒体平台上都普遍存在,这让我们不得不思考其背后的原因。 其中,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涉及媒体本身、媒体使用者和社会环境。

从媒体本身来看,网络信息化的不断发展和媒体平台的不断增多,为媒体语言中习语解构现象的实现提供了现实基础。 一方面,各媒体平台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 为了吸引用户、提高竞争力,面对同样的内容,需要在语言形式上进行创新。 习语的解构是最常见的方式之一。 另一方面,媒体传播方式的多元化为公众提供了更广阔的传播平台,尤其是当前媒体注重与用户的互动,在互动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成语的解构。

从媒体使用者的角度来看,汉语表达自古就有四字模式的倾向,这也是成语得以延续的重要因素。 各类媒体、各类人员的用户数量众多,且具有求异、求新心理的用户为数不少。 这促使他们在获取媒体信息时偏向于对习语的解构。 此外,媒体使用者既是信息的接收者,又是信息的输出者。 他们也倾向于选择陌生的语言,并在语言表达的过程中尝试解构习语。 尤其是自媒体时代的到来,为个人信息传播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方式,这也是媒体语言中出现习语解构现象的原因之一。

从社会环境的角度来看,社会环境的变化为习语的解构提供了更多的内容。 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新事物、新现象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媒体语言的内容也更加丰富。 原有的习语已经不能完全满足现在表达的需要。 语言素材的丰富必然导致语言表达方式的增多。 因此,人们通过解构习语,以习语的形式表达部分内容。 多元文化的发展为语言表达的多样化提供了可能。 人们在语言表达的过程中受到的限制较少,可以不断尝试更加多样、新颖的方式。 习语的解构也是社会多元文化的产物。 此外,随着地区交往和对外交流活动的增多,一些方言词汇和外语词汇也频繁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用语中,这也为习语的解构提供了更加丰富的素材。

总的来说,作为一种新的习语使用方式,媒体语言中习语的解构现象是多种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 随着传媒业的发展,涉及这一现象的成语及相关内容不断增多,其具体表现形式也更加多样化。

平衡标准化和灵活性

在面对媒体语言习语的解构时,前人将大部分材料归为媒体语言习语使用不规范的现象,并对造成失范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和总结。 同时,还分析了这种不规范使用习语的不利影响,并提出了针对性的监管策略。 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环境和人们的思维方式在不断变化。 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媒介语言研究在深度和广度上都取得了巨大突破,大家开始重新审视习语的解构。

从实际情况来看,随着公众教育水平的提高和社会信息化的发展,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逐渐增多,知识储备也在不断扩大。 越来越多的受众对常用成语的字形、语义有了一定的了解,对成​​语解构现象也有了基本的判断。 另外,由于该成语本身流传广泛,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媒体解构成语是为了增加内容的吸引力,增加阅读量和收视率,获得流量。 媒体语言对习语的解构是基于受众对相关习语的理解。 只有这样,解构后才能在观众心中形成反差预期,增强观众的好奇心,达到宣传效果。 此前有研究提到,媒体受众被成语解构现象误导。 这种情况在当代社会应该越来越少见了。 作为客观存在的语言现象,它的产生、发展和变化都会受到语言本身规律的影响,语言本身也具有自洁功能。 因此,一般情况下,对成语的解构不会严重影响汉语的纯洁性和健康性。

面对媒体语言中习语的解构现象,我们需要从动态发展的角度来审视。 一方面,语言作为人类思维的外在反映,代表着人们对世界的理解和思考。 成语的解构现象也是人与世界互动的具体体现。 一种新的语言现象和行为的出现,背后有其自身的原因。 我们应该在全面认识语言现象的基础上探究其成因,而不是一味地质疑新的形式、新的用法。 另一方面,由于时代背景不同、媒介传播方式不同,同一类语言现象在不同语言环境下的影响也不同。 当今社会是信息社会,各种文化交织发展。 媒体语言中习语的解构现象是社会发展的产物。 它往往能够满足媒体对语言表达的需要和人们的心理预期。 适当的使用可以激活语言。

媒体传播速度快、传播方式多样,特别是近年来自媒体的出现和蓬勃发展,使得媒体语言风格更加灵活生动,媒体语言内容更加多样化。 一方面,不同媒体平台在内容选择、呈现方式上存在差异; 另一方面,不同的媒体平台有不同的受众和用户特征。 基于用户语言表达习惯和心理因素的差异,不同媒体平台在呈现相同内容时,其侧重点和表达形式的选择一般都是有针对性的。 因此,当我们面对媒体语言习语的解构时,不仅需要考虑不同媒体平台之间的差异,还需要将不同平台的用户特征纳入考察范围。

媒体语言无穷无尽的语言内容和表现形式,使其成为社会语言中最具活力的部分。 媒体语言解构习语的现象是语言与社会互动的产物,也可以视为媒体语言生命力的体现。 研究者应该从历时的角度审视习语的解构现象。 不仅要分析现象形成的原因,还要对解构习语所反映的内容有充分的认识。 他们还应该考虑习语解构的影响。 此外,还需要考虑相关的受众特征、传播方式等。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媒体语言中的习语解构现象有更加全面、清晰、准确的认识。 当然,这绝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对解构建构现象视而不见、放任不管,不加任何监管和限制。 但静态标准不可取,不同媒体平台应区别对待。 规范标准需要根据语言表达的实际情况保持一定的灵活性,这样才能在保证语言文字活力的同时提高媒体语言的标准化程度。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艺术学院)